不良魅妃惑君笑 老板将秘书抱到桌上强吻胸尖

此时志恒再度体验到小时候裤子破洞被同学发现的感觉,强忍心中尴尬,他努力辩解着:「谁叫你们鬼鬼祟祟地,一下说要应付谁、一下又不能被活逮的,别人当然会觉得很可疑了。」

加菲猫差点大叫出来:「因为我们团长只要看到男生在看少女漫画,就会笑得很夸张,所以我不想给他看到啊!」

「是吗?那个某人是谁?」

「哪个某人?」二人异口同声。

「就是明天要离开的某人啊!难道不是陈少翎吗?」

女孩尖声说:「谁是陈少翎啊?那是我室友,他明天要回南部去了,要我把不要的漫画送给这只加菲猫!」说完又瞟了加菲猫一眼:「你们学校的人真没礼貌!」

老板将秘书抱到桌上强吻胸尖
不良魅妃惑君笑(图文无关)

「这样啊?不好意思。」志恒实在是丢人丢到美国去,连忙帮着把书捡起还他。就在这时候,他灵机一动,又想到一招。

「老实说,学弟,我跟踪你是有原因的。」

女孩问:「你爱上他了吗?」

这话引来两位男士齐声反驳:「少恶了!」

志恒压下全身的鸡皮疙瘩,继续说:「我们班几个人最近在补习班被其他学校的人呛声说要给我们好看,所以我们神经比较紧张一点。今天学校人少,要是对方混进来作怪就糟了。可是你们这样戴着面具到处跑,这样我们根本分不清你们到底是不是那些人。」


在车上律动花液溅出

加菲猫喊冤:「因为我们要戴面具上台,所以才要先习惯啊!又不是为了搞怪才戴的。」

「我知道,至少为了安全,你们先把面具拿下来行不行?」

「哪有这种事?你们自己跟人家吵架,干嘛牵拖我们?」

那女孩反而帮志恒说话:「哎哟,帮个忙是会怎样?你们这样遮头遮尾,到时候被当成贼围殴,可别怪人家没告诉你。」

「……好吧。」

他们找练舞团的团长沟通,终于让每只加菲猫都回复了本来面目,陈少翎当然是不在其中。

脱了面具他这才发现,那只少女漫画加菲猫居然是陈少翎的学弟,好像叫邱什么的,前几天就是他送那台录音机到他们教室来,害他差点败给陈少翎。也就是说他是陈少翎的同伙,可见志恒之前的怀疑并不是全没道理。

一之三邱益生看到志恒恶狠狠地看着他,没有半点不自在的反应,泰然自若地问:「学长,你好像压力很大哦?」

志恒心里暗骂:「还不都是你们害的!」

1 2 3 4 5 6 7 >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