憋屈婆婆:我做梦都想休了准儿媳!

另一个周末,儿子小柯去上海出差,宁新竟然一个人来了家。虽然她一进门就钻到房间里上网,我还是很高兴她能一个人来,这说明她不再把我们当外人。

去超市买了很多宁新喜欢的菜和零食,做了一个大桌子。我们老两口把碗筷放在桌子上叫她以后,她磨蹭了半天才出来吃饭,桌子上还是沉默不语。宁新吃完晚饭,带着我为她准备的那只黄鱼和她来时放在冰箱里的那袋葡萄干走了。当她走出门时,我的眼泪掉了下来。我老婆骂我:“没有人情味,你还是把她当婴儿看待。”我第一次把东西带回家的时候,我就把它带走了!”

憋屈婆婆:我做梦都想休了准儿媳!

小柯今年29岁。在宁新之前,他恋爱过三次。看到和小柯一样大的孩子结婚甚至为人父母,我这急啊。一年多以前,当小柯把宁新带回家时,我欣喜若狂。

宁新(音)比肖克(音)小两岁,肖克是青岛人,他的父亲是世界银行的副行长。她三年前来到北京。她身高1.7厘米,长相漂亮,文静,但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

2010年2月,宁新的妈妈打电话给我,邀请我们全家去青岛。想到这一定是谈孩子的婚姻,我终于可以摆脱一个烦恼。在儿子的命令下,我准备了2万元的“彩礼”,买了近1万元的礼物,一家三口在宁新的带领下来到青岛。

出乎意料的是,这次青岛之行极大地改善了我对宁新的看法。

她一直粘着小柯,不看我们。当我们到达她家时,我意识到我们太破旧了。宁新家里有一幢大别墅,爸爸有一个全职司机,保姆有两个。我在宁心的父母面前给了她2万元的彩礼。她用一只手把它放在茶几上。当我们离开的时候,红包还在咖啡桌上。

1 2 >
返回顶部